无所谓的女孩

初级腐女一枚,考哥汉痴呆属性。吃カラおそ,ALLおそ,辛贾,降御,微all御,灰白,静临,等等。有点喜欢的角色必须时受的感觉,这种受就比被宠着的思想不太好呢,毕竟都是男生的说。

11月1日长男日贺文

全松,无CP,主小松哥哥。

Occ有,不符合逻辑的事也有,有些常识也可能会有些歪。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就请往下看吧!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

    穿着卫衣的小松在角落里保持着盘腿倒立的姿势,不同与工装服,卫衣早一点点下滑,露出较为纤细的腰身,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展露无遗,本人倒是不在意,毕竟家里现在一个人都不在,不,就算全家的人都在,他也不在意。

    “好闲啊,居然一个人都不在,混蛋弟弟们,连叫都不叫我,就所有人在一大早就出门。害得哥哥一觉醒来,还以为是两年前那样,又扔下我一个人。还有混蛋的老爸老妈,什么嘛居然突然一起甜甜蜜蜜去逛街,说不想带电灯泡,你们的中年危机呢?居然留我一人看家,我是小孩子吗?还看家。唉!长期居家NEET生活的意义就剩下了看家了吗?又不是一松,又不是座敷童子。”

    “啊~~~~~好闲啊~,不行,好想去打小钢珠啊,好想去赌马啊,好想去喝酒啊,好想去吃关东煮啊,好想豆豆子啊。................好想大家,好寂寞!”

    没有一会儿,小松已经开始满地打滚了,还一边嚎叫,只是到最后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却又突然拔高了起来。

    “呀,在这样碎碎念下去就要变成轻松了,那可是相当糟糕啊!果然还是去打小钢珠吧!用弟弟们的钱!”

    十分钟后,小松跪倒在地。

    “什么啊!他们有预知能力吗?居然全部人都把钱包带走了,连藏在隐秘地方的私房钱也。不行,不行,哥哥我不打小钢珠会死的啊。啊,要不把痛夹克,喵酱的周边,还有totti的手机拿去卖好了。一松和十四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那就放过他们好了,我真是一个好哥哥呢!”

    “不好意思,小松哥哥(小松)你要拿什么出去卖啊?!”身后传来片假名组的恐怖的声音。

    “诶!你们回来了啊!”弟弟们陆陆续续走进了客厅。

    “不回来不行吧!在晚一点这个家的东西都要被你卖完了。”

    “轻松,真是严重啊,哥哥也顶多把喵酱的周边卖完啦!”

    “不,这个比你卖了这家都要严重!我会杀了你的哦,真的。”

    “诶,喵酱比哥哥还重要吗?哥哥可是轻松的哥哥哦。”

    “够了啦,不要说轻松哥哥,谁会喜欢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渣长男呢!是我也不喜欢,好吗?”

    椴松滑着手机,等着小松的回击,可是很意外,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声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刚从手机屏幕抬起头来,四道炽热的视线笔直望着自己,不带好意的。椴松瞄到那个穿着红色卫衣的人,整个人趴在桌上,脸埋在双臂之间,看不到一点表情。

    诶!小松哥哥是怎么容易受打击的人吗?这明显不符合人物设计吧!不,我是在说这明显不符合从小到大的印象啦。椴松正打算说什么时候。

    小松却已经带着窃笑的抬起头来,正晃着手中无比眼熟的粉色的钱包。

“哈哈!拿到了,大家,我们去小钢珠吧!”

    还没等大家热情的响应,椴松已经泼一盆冷水。

    “里面没有钱哦!”

    “诶!”闻言小松立刻打开了钱包,可惜等他把钱包倒过来放也没见一枚硬币。钱包被小松狠狠摔在地上。

    “没有钱的钱包有什么意义,冷笑话?今日最强的冷笑话,没有钱的钱包!”

    椴松黑着脸站了起来,下一秒却摆了个开爱的pose眼里闪着星星。“小松哥哥,难道没有注意到我今天有什么不同。”

    “哦!童贞味更重了一点。”椴松的脸黑了。

    “六张一模一样的天天看着都腻了,谁会在意你有什么变化啊,椴松。”椴松的脸越黑了。

    “呵呵!更加心机了,心机totti。”椴松的脸更黑了。

    “野球!!”

    “我的知道的哦,brother,今天身上的衣服是xx新出的冬装。品味真是越来越nice了!”椴松的黑到了最高级了哦!空松今天又被一张菜单爆头了。

    “算了,你们回来就好了,哥哥我今天就一如既往的去打小钢珠了。”

    小松说完就往门边走,兄弟却一阵不自在了,连空松也满血复活了。

    “小松哥哥不问我们去那里吗?这真不像你呐,终于坏掉了吗?”

    “喂喂,轻松。这明明是一个尊重弟弟隐私的好哥哥发展路线好吗?和一松混太多了吗?”

    “不不,小松哥哥,轻松哥哥和我不一样,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好人啊。”

    “一松,你很奇怪哦,全部都是在用敬语哦。”

    “不,小松哥哥,就如你所见到的一样的哦,一松可是一个好孩子。”

    “空松,你要负责。两个弟弟终于被给‘痛’出病来了。我也不远了吗?十四松,椴松,你们也要小心了。”

    “恩恩!”十四与椴松。

    “why?!”空松一脸震惊看着带着恐惧看着自己的兄弟,明明我着爱着我的兄弟们。然后灰溜溜去角落里面壁思过去。

 

    “然后呢?十四松还有一松,你们从刚才就好像要说什么的样子哦!先说明,要一起去打小钢珠可以,但是借钱的话,没有。”

    “诶,不是,只是由我这个不可燃烧的垃圾来说怎么都...............”

    “小松哥哥,今天是什么日子?!”

    “十四松的出场甲子园的纪念日?”

    “残念,答错了!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十四松根本就有去过甲子园吧!”

    “恩,十四松成为甲子园冠军的纪念日!这次绝对对了!”

    “残念,答错了!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啊,可惜!”

    “我不是说了吗?十四松根本就没有进过甲子园,为什么还往那个方向猜,还有一松消极够久了。”

    “那,是十四松成为亿万富翁的日子,钱可要分哥哥一点。”

    “恩,会的。但是,还是残念,再来一次!”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算了,我不管你们了。”

。。

。。

。。

(十分钟后)

。。

。。

。。

    “什么,十四松居然是宇宙人吗?还是来自未来的!”

    “是哦,厉害吧!”

    “厉害,厉害。”

     等到轻松再次从书本中抬起头来就是这样的对话,再这样拖下去简直没完没了,剧本也进行下去了啊。还有小松哥哥你真的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想都不可能的吧!

     虽然像这种11.1的日子不像我们一样一年只有一次,而是三次,想起真气人啊,为什么这种无聊的人渣长男日一年会有三次这么多,但是你也不可能忘记吧!你可是小松哥哥啊,从来不放过敲诈弟弟的长男小松哦!

    “十四松是你的弟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吧!为什么这样话你也会信啊!小松哥哥。不要这么好骗好不好,我很担心的。”

    “轻松,你的想的太灰暗了啦。十四松是不会骗我的,他说他是高一时候就和这边十四交换了的啦。”

     诶!真的吗?那样很可怕好吗?小松哥哥你忘了吗?十四松是在那个时候变成这样的,结果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谁来告诉我啊。

 

    等到空松注意到,轻松已经晕了过去,很好被安置到了一边的沙发上。而空松已经听不懂小松与十四松的对话了。火星语吗?

    “ON,ON,Brother,你要问小松的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十四不由的僵住了,空松微微一笑,“这个时候,还是由我来......”

    “我知道哦,今天是我的节日吧!”

     小松盘腿坐在,一只手撑着腿,一只手伸出食指擦过鼻尖,那个无比熟悉的动作,带着窃笑与害羞的表情,明亮的眼睛与空松四目相对。

    空松从来认为他戴着墨镜是一项无比正确的行为,例如,现在他才不会被天使的笑容给灼伤。

    “小松哥哥,小松哥哥,十四有东西送给小松哥哥哦!看!”十四松猛的拉开窗户!

    “诶~~~~~!”小松与空松。

    “什么终于进入正题了吗?好慢哦,十四松哥哥!....................诶?为什么!富士山???我们搬家了,明明我一直在的家的说。”

    “不是哦,totti,是我把它把搬来的,给小松哥哥的礼物。”

    “诶!这样啊,好有十四松哥哥的风格呐!太好了,小松哥哥很喜欢吧!”

    “恩,很喜欢,小松哥哥和空松哥哥已经打算去爬了,我就不去了,上面太冷了。”

    椴松看着两个正在准备的长兄,毫不客气的一人赏了一拳。

    “能不能,不要这时候起哄啊。好了小松哥哥,来看看我的礼物吧!”

    “椴松!有这样给礼物的方式吗?”

    椴松拿出了一个袋子,递给了小松。直白道:“不是什么好礼物啦,衣服而已,小松哥哥总是穿那几件衣服呢!”

    “卫衣穿起来很舒服嘛!”小松往袋子里看了一眼,很有椴松的风格呢。“谢谢!”

    “不....用啦!”

    “..........??”空松与十四松。

    “对啦,虽然我自己用打工钱买的,但是我用了小松哥哥的钱买了我身上的这一套。昨天赌马赢钱了吧!呵呵,我看你在藏钱了。”

    “果然,最后是这个吗?这么做有意义吗?”

    “哼,小松,接下轮到了我了吗?”

    “是玫瑰哦,空松哥哥送的。”毫不留情地揭晓。

    “哇,好老土,话说我根本不需要,干脆给我钱算了。”

 

    无视独自伤心的空松,椴松看着窝在桌下睡着的一松和沙发上的轻松,问:“怎么办?”

    “呵呵,让他们睡吧!”

    大门的被拉开,传来脚步声,与父母的交谈。看着父母手里拿着蛋糕。小松歪着头。

    “果然,还是章鱼烧好吃一点吧!”

 

    “唔,唔。”

    轻松是被冷醒的,改成睡在旁边后经常会有被子被卷走的情况呢!好冷,漆黑一片啊,是不是忘了什么?到底是忘了什么?算了,下楼去喝水吧!诶,小松哥哥不在啊!

    才下楼梯口,轻松就感到了一阵冷风,不仅抱紧怀里的衣服。那人绝对大开着拉门,坐在廊道上喝酒了,想也想得到了。果然,过了一个转角就看到了那个人。

    仅仅披了一件单衣,秋风掠过,带起衣袖,清冷的月光映在那个人线条分明的脸上,无比的合适,很温柔,也很唯美。

    察觉到肩的重量,轻松已在一旁坐下,啊,是绿色的运动服呢!

    “谢谢,作为谢礼,哥哥请轻松的喝酒吧!”

     “这是母亲买好的吧!”就算这样说,轻松还是接过,与他碰杯。两人又齐齐望着月亮。

    “呐,轻松的礼物呢?”

    “0点已经过了,是新的一天了,所以没有!”

    “诶,没有吗?连一松都送给哥哥新味道的小鱼干。”

    “那是猫吃的吧!”

    “很好吃哦,轻松要试试吗?”

    看着那抓着一把小鱼干的细白的手,轻松从那里叼走了一个,啊,对面的人好像愣了一下。

    “也不用礼物吧,这样就行了吧!”

    “恩,这样就好了。”

    “话说回来,我们原来住在富士山边上吗?看得可真清楚,很漂亮啊!”

    “呵呵,你果然睡糊涂了吧,这个是十四松送给哥哥的礼物!厉害啊!”

    “十四松还真厉害,虽然我已不会惊讶了,不过这个应该算是盗窃国家财产了吧!”

    “诶!”

    “小松哥哥,你可要送给十四松一个甲子园作为回礼哦!”

    “诶!!!无理!!”

END

 

剧场小剧场:

    椴松:“这里是可爱的椴松!咳咳,隔天,轻松哥哥生病躺了一天,而小松哥哥去小钢珠了!”

    十四松:“肌肉!肌肉!干劲!干劲!”

    一松:“BEYBEY!”


万圣节前夜贺文(为明天的11.1的长男日预热)

提到万圣节,就想到宗教松呢,

Karaoso,karaoso,karaoso

Occ有,不符合逻辑的事也有,有些常识也可能会有些歪。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就请往下看吧!

 

    万危之至之及时,人们都向往和鬼神兑换与祈祷。

    无论是与恶魔交换灵魂,还是在许愿湖投下硬币,或是与死神做场交易,用自己的赤子之心换来炽天使的垂怜也好,再与魔女共同完成一个诅咒也罢。

    世间万物皆在蛊惑,蛊惑凡人通往地狱,凡人如此被动,却永远都是无法忽视的存在。

 

    这个时代充满战火,先不说凡人,连鬼神都忙的不可开交。可在凡间偏偏就是存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哦不!是与三界隔绝的地方,他们正准备过在这个时代中举‘无’轻重的万圣节。恩~大概只是其中一小步份人想过而已吧!毕竟是个就算捣蛋也没关系,‘勒索’也不用谴责的节日——出自某恶魔言。

    教堂中,圣歌队的孩子正聚在一起,兴致勃勃制作晚上要用的服饰。而一旁看到此画面的神父忍不住痛心疾首大呼‘痛’言。我们将他的话翻译过来的大概意思就是,哦!圣洁孩子们啊!你们这么可以再期待这个类似于鬼节的节日啊。

    大概是神父的话语有着愈演愈烈,越来越痛的趋势,其中一个孩子忍不住道:“愚蠢的Kara神父,这节日之前可是为了赞美秋天的盛大节日啊!”

    另一个孩子忍不住拆台,“虽然现在和鬼节没有什么两样就是了!”

    “哦!不,不,不,其实我也很喜欢万圣节的,毕竟这是让我与honey相遇sweet的节日!奇迹的节日!”

    可惜台下已经没有人听他演讲了,这个真有病的神父不止一次在人前述说他和oso的甜蜜而幸福的日常。虽然众人雪亮的眼睛里看到只是这个愚蠢的神父一次次被那尖角窃笑的恶魔耍了一遍又一遍。教堂外漫天遍地的玫瑰都要被他蠢得凋谢了,玫瑰仙子们真心不明白育养它们的主人那空荡荡脑袋究竟是如何长成的,居然还可以培养出花仙子!

    无视教父的发言的孩子已经扭打在一起,不仅如此,一旁的孩子已经开始叫好助威了,有更甚者居然还开始做起庄家,开起赌盘。

    看到这幅模样,神父忍不住摇头,一看就是与恶魔走的太近了。但是他却没有阻止,“打是亲骂是爱,你们的关系一如既往的好呢!就像我和小松那样balabala...........”

    一瞬间孩子都被他吓得愣住了,这时传咯咯咯的笑声,众人望去。尖角的恶魔的正展开的黑色的骨翼优雅的倒立于天花板之上,带着笑意的眼睑与神父四目相对,心形的尾巴调皮地荡啊荡啊,像是划出两个倒立的世界,那般的排斥,那般的融合。就如这个与世隔绝的城镇,八百万神明在欢闹,魑魅魍魉在嘲笑,花仙子在歌唱,人鱼爬上了岸,小动物说起话。

    “笨蛋神父,玫瑰花都要谢了哦!”

    “怎么会,它们可是用我对你的爱来养育的,就如同我们的孩子...........”

    “小松哥哥好帅!”“恶魔超酷的!”“啊,我也好想扮这样的啊。”“你是笨蛋吗?小松哥哥本来就是恶魔好吗?”

    神父的话早已埋没在童言稚语中,唯有两双带着爱意的眼,遥遥相望,存于这个鬼神皆在的世界里。

 

后话小剧场:

    轻松:“还真的是纯Karaoso啊,还想让人吐槽我这一身装扮呢!”

    一松:“果然还是放一个恶灵把空松干掉好了。”

    十四:“诶,还是这扮成这个好了。”

    椴松:“啊,不要啊,弄成这个很恐怖的好不好,就不能普通过一个万圣节吗?话说在中国万圣节根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节日嘛,虽然11.1日很重要啦,毕竟是小松哥哥的节日啦。啊,忘了手机面前妹子,这里是可爱的椴松哦,听说作者原本是想让我们出场的,可惜现在离0:00点还有五分钟,于是就这样结束。”

    轻松:“我说她就不能早点写吗?”

    椴松:“懒癌犯了吧,希望我明可以出场就好了啊,原本还以为在这次小剧场中,我还以为我会是吐槽役呢!”


          用(可)爱拯救世界的计划

轻松自我意识的梗

Ooc有

全员向,基本无cp,要说的还是速度吧。

 

    虽然轻松用假装社会人的方法来阻止自我意识的继续膨胀,以免害人害己。但是,最近这个方法似乎越来越不堪用了。

    过高的自我意识有了威胁世界安全的趋势,连世界政府也下了最后通牒,在三天内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名为《危险自我意思的消除计划》注定被人遗忘在世界史上。那《perfect的松野家拯救世界计划》(经过空松改名)将如何进行呢?

“还是通过自由拥抱来吧!毕竟轻松哥哥的自我意思就是这样异变的。”

“果然是心机末子,想全世界陪着一起去死吗!”

“暗松哥哥,可不可以不那么灰暗啊!”

“就是啊,和爆炸松一起死也太恶心了,要是美女姐姐的话,哥哥到不介意去死呢!”

“那你就现在去死吧,人渣长男。”

“啊!Brother现在深陷沼泽之中,身为wonderful的兄弟当然要伸出援助之手,兄弟们。。。。。”

“哈哈~打架吗?”

“不是,打架了啦,十四松哥哥,硬要说的话是毁灭世界啦。”

“毁灭世界是怎么回事,我们是要拯救世界吧!不要因为在是世界的最低层就报复社会好吗?这样不是就是比一松还要黑暗了吗?”

“呦西,会议结束,毁灭世界决定。那就拜托你了,坏人松。遗臭万年吧!”

“呀!世界毁灭的话,遗臭万年也没人记得吧。刚才的十几分钟有什么意义,凝重的表情难道就是为了浪费表情吗?不要那么颜艺好不好!喂,不要自己顾着自己啊,垃圾松野家的NEET们。”

于是乎,《perfect的松野家拯救世界计划》经椴松改名成为了《爆炸吧!现充们。》

 

“放着也没关系吧,要爆炸的话,早就爆了哦。”因为小松一句话,轻松也不再说什么。

    但是,世界政府可不会默默无闻。使尽一切手段都无法之下,只好拿出黑得发亮的皮箱打开。于是,六胞胎妥协了。

    二楼,椴松拿着崭新的水手服,渐渐逼近小松。“小松哥哥,松野家的未来就拜托你了。”

“你是为了钱吧,为了钱吧。”

“大哥,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

“没有穿着女装拯救世界的英雄。”

“诶,我来以为小松是会为了钱什么都会做的说,或者说,平时就会很乐意穿女装的类型。”

“哥哥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放心吧大哥,穿上女装你的也一定很cute的。”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是我穿啊,椴松你不是穿过女装吗?这次你穿不就行了吗?”

“就是因为穿过才会暴露啊,空松哥哥上吧!”

“放心,小松,我会很温柔的。呃。。。椴松,这个水手服要怎么弄啊?”

“啊,空松哥哥你就负责把小松哥哥的衣服裤子扒下,把水手服套上去就好了。其他的我来。”

“诶?内裤呢,不用一起,不用女士的吗?”

“啊,不就是借一个拥抱给轻松哥哥,关内裤什么事。小松哥哥也是,不要那么小气嘛!都说了不要再挣扎了,水手服会发皱的。”

    小松现在明白为什么是空松和椴松陪着自己了,暴力威胁和技术指导吗,搞什么鬼啊!就算兄弟再怎么亲密,眼下这种状况也很怪好吗!

    费了一番劲之下,那件水蓝色的水手服还是完美的贴合在小松的身躯之上。小松无力趴坐在地上,轻飘飘的裙底下,长年不露而白皙大腿一览无遗,微露的腰线不及盈盈一握,身体曲线更是比女子还要柔和羸弱,加上眼角的泪水,真是楚楚可怜的一副绝景。但是,还是要忽略接下的话。

“一半啊,必须给一半给哥哥。”

“好好,一半,一半。空松哥哥,你看看,胸口会不会太开了,领巾是不是还太调整一下。”

“恩~红色领巾相衬雪白而纤细的脖颈,和微微敞开的领口,一切都很吸引人哦。Brother。”

“哦,那就是没问题了哦。那就剩下假发,还有妆容了。哦,但是先拍一张照再说吧!”

“咦!为什么?”

“将兄长难得一见的娇柔永存起来吗?好主意哦,椴松。那把我的魅力也一起永存吧!”

“好了啦,小松哥哥不要躲啦,真的会给你一半的钱啦。”

来让我们再将计划改名吧,《用女装拯救世界吧,小松!》

 

    轻松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是一松个十四松陪着自己,一点意义也没有好吗?一松不要在外面也只顾着和猫玩好吗?还有十四松意义不明的话可不可以停一下啊!

    但是也幸亏是这两个人陪着自己,才不会不停被逼去找自由拥抱的人。要是还是小松和椴松的话,现在早就被嘲笑死了吧!但是从清晨无所事事到黄昏也是很没有意义的好吗?虽然自己在无所事事地度过每一天就是,在不久,那个与晨曦相似的夕阳也要来临了。就在湛蓝的天空将逐渐染上夕红之际。两边的人突然站起来回去了。

“诶,你们去哪里?”

“肚子饿了哦!”

“回家,啊,轻松哥哥你没完成任务不可以回家吃饭哦。”

“诶,现在才说。那刚才我们到底是在干什么嘛?你们不是来监督我的吗?”

    不理轻松的两人逐渐走远。“不要无视我的话,好吗?”

    哎,算着又不是完成了自由拥抱,自我意思就不会过高。就是啊,就算自我意思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他们也不能说我没有完成自由拥抱,就是嘛,只要稍微再待一会然后回到家里说已经自由拥抱过了就好了。诶,算了再看看吧,都已经是威胁到世界的人渣了,也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而说谎了。

 

    于是乎是怎么选定‘她’的呢?起初只是因为在这深秋中就穿着长袖水手服还是太冷哦,然后,是那过分漂亮的黄昏晃伤了眼吗?还是相似,不,是一模一样的面容模糊了眼?明明周围有怎么多人的说。

    啊,再不走上去,‘她’一定会被坏人围堵,那样不是更麻烦了吗?如果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就不要在街上乱晃好吗!会给人添麻烦的好吗!

    行人不由驻足,因为上空那可绿油油的球开始小幅度跳动,宛如心脏,拼了命地为爱人而活着。世界果然要毁灭了吗?来吧,世界末日,虽然我没相信你在最后的这一天把钱全部花完。这样,乏味而枯燥的世界结束也没什么不好吧!

    幼年起,有些婴儿肥的手心,细腻的触感。少年时,节骨分明,燥热的手心。现在,青葱似,而微凉。这双手没有分离过吧?恩,没有分离过。

“呃。。。。。”依旧是吞吞吐吐。

“先生,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那人没有等自己回答,柔软的衣料相擦,发红的耳尖一闪而过,对方率先投入自己的怀里,寒气透过来,轻松不由拥紧。

“小松,大街上不少是我们家熟人哦,你想让他们以为松野家的长男有女装癖吗?”

“诶,你认出来了。”就是因为是你,才能在人海里一眼看见。

“连假发多不带,妆也不化,认出来更不就不困难好吗!”

“哈,你以为我是为谁啊!轻松要请我吃章鱼烧。”

“。。。。。。好啊,就这样去吃。”

“我才不要咧。”

 

    最终,那个影响他人的绿油油的自我意思还是消失了。看着夕阳直直照射在身上,人们不用高兴,哼,没有再被你骗了。这个枯燥的世界怎么会结束呢!

躲在暗处里的松野其他四子。

“他们抱在一起依旧很久了吧,还不如爆炸算了。”

“一松哥哥,他们不是玩摔跤吗?”

“空松哥哥,cut吧,我已经玩够了,小松哥哥的照片也get了。”

“那Karagirl下次才能见到你们的温柔的Kara了。我替你们感到遗憾。诶诶,一松你可以放手了哦,很痛啊。”

“要一起打棒球吗?”

“十四松哥哥,已经结束了哦。来,《松野家长男是笨蛋,啊,三男也是。》到此就圆满结束了。”

“No!No!这样的题目,怎么适合呢!应该是《下次预告,完美男人Kara的恋爱的计划》。”

“臭松,你还想挨揍吗?”

“小松哥哥,轻松哥哥,我们一起去打棒球啊。”

“十四松,你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轻松哥哥,我们一直都在啊。”

“呐,大家,轻松说请我们去吃章鱼烧哦!”

“喂,混蛋长男!”

“诶,我不想去吃章鱼烧,我们去银座吃好不好,小松哥哥!当然是轻松哥哥请客。”

“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