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的女孩

初级腐女一枚,考哥汉痴呆属性。吃カラおそ,ALLおそ,辛贾,降御,微all御,灰白,静临,等等。有点喜欢的角色必须时受的感觉,这种受就比被宠着的思想不太好呢,毕竟都是男生的说。

          用(可)爱拯救世界的计划

轻松自我意识的梗

Ooc有

全员向,基本无cp,要说的还是速度吧。

 

    虽然轻松用假装社会人的方法来阻止自我意识的继续膨胀,以免害人害己。但是,最近这个方法似乎越来越不堪用了。

    过高的自我意识有了威胁世界安全的趋势,连世界政府也下了最后通牒,在三天内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名为《危险自我意思的消除计划》注定被人遗忘在世界史上。那《perfect的松野家拯救世界计划》(经过空松改名)将如何进行呢?

“还是通过自由拥抱来吧!毕竟轻松哥哥的自我意思就是这样异变的。”

“果然是心机末子,想全世界陪着一起去死吗!”

“暗松哥哥,可不可以不那么灰暗啊!”

“就是啊,和爆炸松一起死也太恶心了,要是美女姐姐的话,哥哥到不介意去死呢!”

“那你就现在去死吧,人渣长男。”

“啊!Brother现在深陷沼泽之中,身为wonderful的兄弟当然要伸出援助之手,兄弟们。。。。。”

“哈哈~打架吗?”

“不是,打架了啦,十四松哥哥,硬要说的话是毁灭世界啦。”

“毁灭世界是怎么回事,我们是要拯救世界吧!不要因为在是世界的最低层就报复社会好吗?这样不是就是比一松还要黑暗了吗?”

“呦西,会议结束,毁灭世界决定。那就拜托你了,坏人松。遗臭万年吧!”

“呀!世界毁灭的话,遗臭万年也没人记得吧。刚才的十几分钟有什么意义,凝重的表情难道就是为了浪费表情吗?不要那么颜艺好不好!喂,不要自己顾着自己啊,垃圾松野家的NEET们。”

于是乎,《perfect的松野家拯救世界计划》经椴松改名成为了《爆炸吧!现充们。》

 

“放着也没关系吧,要爆炸的话,早就爆了哦。”因为小松一句话,轻松也不再说什么。

    但是,世界政府可不会默默无闻。使尽一切手段都无法之下,只好拿出黑得发亮的皮箱打开。于是,六胞胎妥协了。

    二楼,椴松拿着崭新的水手服,渐渐逼近小松。“小松哥哥,松野家的未来就拜托你了。”

“你是为了钱吧,为了钱吧。”

“大哥,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

“没有穿着女装拯救世界的英雄。”

“诶,我来以为小松是会为了钱什么都会做的说,或者说,平时就会很乐意穿女装的类型。”

“哥哥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放心吧大哥,穿上女装你的也一定很cute的。”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是我穿啊,椴松你不是穿过女装吗?这次你穿不就行了吗?”

“就是因为穿过才会暴露啊,空松哥哥上吧!”

“放心,小松,我会很温柔的。呃。。。椴松,这个水手服要怎么弄啊?”

“啊,空松哥哥你就负责把小松哥哥的衣服裤子扒下,把水手服套上去就好了。其他的我来。”

“诶?内裤呢,不用一起,不用女士的吗?”

“啊,不就是借一个拥抱给轻松哥哥,关内裤什么事。小松哥哥也是,不要那么小气嘛!都说了不要再挣扎了,水手服会发皱的。”

    小松现在明白为什么是空松和椴松陪着自己了,暴力威胁和技术指导吗,搞什么鬼啊!就算兄弟再怎么亲密,眼下这种状况也很怪好吗!

    费了一番劲之下,那件水蓝色的水手服还是完美的贴合在小松的身躯之上。小松无力趴坐在地上,轻飘飘的裙底下,长年不露而白皙大腿一览无遗,微露的腰线不及盈盈一握,身体曲线更是比女子还要柔和羸弱,加上眼角的泪水,真是楚楚可怜的一副绝景。但是,还是要忽略接下的话。

“一半啊,必须给一半给哥哥。”

“好好,一半,一半。空松哥哥,你看看,胸口会不会太开了,领巾是不是还太调整一下。”

“恩~红色领巾相衬雪白而纤细的脖颈,和微微敞开的领口,一切都很吸引人哦。Brother。”

“哦,那就是没问题了哦。那就剩下假发,还有妆容了。哦,但是先拍一张照再说吧!”

“咦!为什么?”

“将兄长难得一见的娇柔永存起来吗?好主意哦,椴松。那把我的魅力也一起永存吧!”

“好了啦,小松哥哥不要躲啦,真的会给你一半的钱啦。”

来让我们再将计划改名吧,《用女装拯救世界吧,小松!》

 

    轻松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是一松个十四松陪着自己,一点意义也没有好吗?一松不要在外面也只顾着和猫玩好吗?还有十四松意义不明的话可不可以停一下啊!

    但是也幸亏是这两个人陪着自己,才不会不停被逼去找自由拥抱的人。要是还是小松和椴松的话,现在早就被嘲笑死了吧!但是从清晨无所事事到黄昏也是很没有意义的好吗?虽然自己在无所事事地度过每一天就是,在不久,那个与晨曦相似的夕阳也要来临了。就在湛蓝的天空将逐渐染上夕红之际。两边的人突然站起来回去了。

“诶,你们去哪里?”

“肚子饿了哦!”

“回家,啊,轻松哥哥你没完成任务不可以回家吃饭哦。”

“诶,现在才说。那刚才我们到底是在干什么嘛?你们不是来监督我的吗?”

    不理轻松的两人逐渐走远。“不要无视我的话,好吗?”

    哎,算着又不是完成了自由拥抱,自我意思就不会过高。就是啊,就算自我意思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他们也不能说我没有完成自由拥抱,就是嘛,只要稍微再待一会然后回到家里说已经自由拥抱过了就好了。诶,算了再看看吧,都已经是威胁到世界的人渣了,也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而说谎了。

 

    于是乎是怎么选定‘她’的呢?起初只是因为在这深秋中就穿着长袖水手服还是太冷哦,然后,是那过分漂亮的黄昏晃伤了眼吗?还是相似,不,是一模一样的面容模糊了眼?明明周围有怎么多人的说。

    啊,再不走上去,‘她’一定会被坏人围堵,那样不是更麻烦了吗?如果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就不要在街上乱晃好吗!会给人添麻烦的好吗!

    行人不由驻足,因为上空那可绿油油的球开始小幅度跳动,宛如心脏,拼了命地为爱人而活着。世界果然要毁灭了吗?来吧,世界末日,虽然我没相信你在最后的这一天把钱全部花完。这样,乏味而枯燥的世界结束也没什么不好吧!

    幼年起,有些婴儿肥的手心,细腻的触感。少年时,节骨分明,燥热的手心。现在,青葱似,而微凉。这双手没有分离过吧?恩,没有分离过。

“呃。。。。。”依旧是吞吞吐吐。

“先生,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那人没有等自己回答,柔软的衣料相擦,发红的耳尖一闪而过,对方率先投入自己的怀里,寒气透过来,轻松不由拥紧。

“小松,大街上不少是我们家熟人哦,你想让他们以为松野家的长男有女装癖吗?”

“诶,你认出来了。”就是因为是你,才能在人海里一眼看见。

“连假发多不带,妆也不化,认出来更不就不困难好吗!”

“哈,你以为我是为谁啊!轻松要请我吃章鱼烧。”

“。。。。。。好啊,就这样去吃。”

“我才不要咧。”

 

    最终,那个影响他人的绿油油的自我意思还是消失了。看着夕阳直直照射在身上,人们不用高兴,哼,没有再被你骗了。这个枯燥的世界怎么会结束呢!

躲在暗处里的松野其他四子。

“他们抱在一起依旧很久了吧,还不如爆炸算了。”

“一松哥哥,他们不是玩摔跤吗?”

“空松哥哥,cut吧,我已经玩够了,小松哥哥的照片也get了。”

“那Karagirl下次才能见到你们的温柔的Kara了。我替你们感到遗憾。诶诶,一松你可以放手了哦,很痛啊。”

“要一起打棒球吗?”

“十四松哥哥,已经结束了哦。来,《松野家长男是笨蛋,啊,三男也是。》到此就圆满结束了。”

“No!No!这样的题目,怎么适合呢!应该是《下次预告,完美男人Kara的恋爱的计划》。”

“臭松,你还想挨揍吗?”

“小松哥哥,轻松哥哥,我们一起去打棒球啊。”

“十四松,你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轻松哥哥,我们一直都在啊。”

“呐,大家,轻松说请我们去吃章鱼烧哦!”

“喂,混蛋长男!”

“诶,我不想去吃章鱼烧,我们去银座吃好不好,小松哥哥!当然是轻松哥哥请客。”

“喂!!!!!!!!!!!!!!!!!!!!!!!!!!!!!!!!!!!!!!!!!!!!!!!!!!!!!!!!!!!!!!!!!”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