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的女孩

腐女,考哥汉痴呆属性。吃カラおそ,ALLおそ,辛贾,降御,微all御,灰白,静临,等等。有点喜欢的角色必须时受的感觉,这种受就比被宠着的思想不太好呢,毕竟都是男生的说。

【多玉永恒】情成一动倾世史文(重生文)1~4

(一)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鹰儿双栖双飞,惹羡世人。

“格格,我也一起去!” 苏玛笑意甜甜,玉儿更是高兴拉着她往外走。

可是没有一会儿,玉儿就垮下脸。

“这不公平,我要带着姐姐!又要带着苏玛!等一下,跑起来肯定是倒数第一。”

“我和阿古拉同坐一辆吧!”海兰珠身穿是科尔沁格格正规的装扮。

还没等阿古拉叫唤,玉儿先说了话。

“不要,你和哥哥坐一辆。”她口中的哥哥正是指吴克善。

而一旁方才还悠闲咬着野草根,胜券在握的少年一听这话,立刻吐了嘴中的野草,大声叫道。“不行,海兰珠可是灾星,那我不就输定了。”

他话刚说完,玉儿和阿古拉就一人一脚的往他腿上招呼去,他不停躲闪着,还是结实吃了好几下。一旁的海兰珠立刻跑来阻止她们。

“你才灾星呢!你全家都灾星!”

“就是!就是!”玉儿开口骂,而阿古拉一旁帮腔道。

“你两个讲讲道理好不好,我全家,不就是你们全家!”

“就是,就是!”阿古拉习惯性地说。玉儿立刻狠狠瞪着他。

阿古拉一脸无辜,说:“玉儿姐姐,我没有倒戈!但是哥哥说的也错。”

玉儿哼哼两声,拉过海兰珠:“在哥哥那里,姐姐如果是灾星。让哥哥你输了。让我赢了,那就是我的福星。你说是不是啊?阿古拉!”

“就是,就是。”

吴克善也学着玉儿的样子狠狠瞪了一眼阿古拉。

“玉儿,你这是耍诈!”

“哼哼,兵不厌诈。”

“玉儿,阿古拉还小,让海兰珠跟他坐一辆,才不会出事。”吴克善临死挣扎。

阿古拉在一旁无语翻白眼。

“开玩笑,我们科尔沁人,三岁就会骑马赶羊,怎么会驾不了一个马车。阿古拉你说是不是!”

“就是,就是。”

“你们两个说慌也不打草稿。你们三岁的时候,马镫都踩不到呢!还骑马!”

“我说可以就可以,而且哥哥你是大哥,让一下弟弟妹妹又怎么样吗?是不是啊阿古拉?”

“就是,就是。”

吴克善又学这玉儿的样子哼哼两声。

“我可以让像海兰珠这样漂亮听话的妹妹,就是不想让像你和阿古拉这样就会捣乱又不听话的弟弟妹妹。”

“你当真不让?”

“当真。”

玉儿和阿古拉对视一眼,下一刻,两人又一起抬脚往吴克善的身上招呼。吴克善不敢对弟弟妹妹还手,只好连连怪叫。海兰珠一脸无奈,又去分开他们。

一旁坐在小草包上的苏玛,衣袂飘飘,她瞧着蓝天白云,碧草无边,无忧无虑的少男少女只为一个小小的比赛,就如此较真、嬉闹。她高兴得似乎有泪水滑出眼眶。

就算知道如此下去会延误送哲哲格格的嫁妆的时辰,苏玛也不忍打扰。

 

黄沙漫漫,三驾马车飞驰而过。

海兰珠拉了拉旁边的人的衣角,柔声说:“你就让着她们吧!”

吴克善挑挑眉毛,手动了动,马车的速度就慢了些,不一会,身旁就有两驾马车飞驰而过,玉儿得意的声音传了来,“哥哥,我就等你了。”

吴克善一听刚想加速,手边的衣服又是一紧,无奈,只好按着原速行驶。还没一会,前面又传来玉儿气急败坏的声音,“阿古拉,你不许跑我前面!”

然后是阿古拉用着比方才玉儿还得意的声音,“我跑前面是我的本事,玉儿姐姐,等会儿输了的人,可是要在哲哲姑姑的婚宴上带这个面具的哦!”

“阿古拉,你给我站住。”

“我才不要!”

吴克善一听,乐了,火上浇油。“玉儿啊玉儿!你居然连阿古拉都跑不过。”

“那连我都跑不过的吴克善哥哥你又是什么?”

吴克善吃瘪,闭了嘴。

忽而,前天传来苏麻的惊喊。“格格,你要做什么?”

吴克善一看,马车正在偏离道路,往旁的树林去,再前方一些似乎有一条小路。吴克善立刻明了这个妹妹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这条路连他自己都没有走过,有怎么会放她去走呢。

立刻将手中的长鞭一挥,自己的马车便截了玉儿马车的去路。

玉儿看着突然出现,哥哥那张笑嘻嘻的脸,贝齿暗咬。

“玉儿,。。。。”

还等吴克善说完,玉儿已经驾着马车回到原先的路,狠狠地抛弃他了。

吴克善拍了拍脑袋。长鞭一挥,马儿嘶叫,路上只有黄沙飞扬。

 

(皇太极与玉儿的初次见面没了。)

 

(二)

帐篷外正是载歌载舞,热闹非凡,气氛的浓烈连帐篷内的海兰珠都感受得到。而她一旁的玉儿正在生闷气。

“好了,玉儿不要在生气了。”

“哼,哥哥居然在最后关头跑了过去,让我成倒数第一。”

“好了,玉儿,我也和你一样戴这面具不就好了麻。外面这么热闹,只有哲哲姑姑出嫁了才有,再有下一次可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玉儿一下子就被说动了,刚才的怒火早抛到九霄云外了,拉了海兰珠就往外跑。海兰珠含笑为玉儿带上那狰狞的鬼面具,玉儿同样也帮海兰珠带上。

几轮游戏下来,玉儿是满载而归。阿古拉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还说了两句不该说的话。

“玉儿姐姐你怎么玩什么赢什么!海兰珠姐姐你怎么玩什么输什么?”

玉儿又是哼了几声,拿了礼物打发阿古拉走了。阿古拉拿了礼物就跑远了,嘴里还说。

“礼物我拿了,就是我的了。”

玉儿、阿古拉两个人又是隔着人群吵了起来。海兰珠看不过去,立刻拉着玉儿走了。

玉儿气不过,立志要帮海兰珠赢个礼物过来。两人便挑上弩弓这个游戏,好不容易,两人齐心协力射中靶心,还等两人欢呼,靶心上箭却被另一支挤了下来,又是‘唰,唰’几道声音,场上就剩下一把空靶子了。在震耳的喝彩中,玉儿立刻拦下了那个同样带着面具,正欲射箭的男子。

“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我姐姐先射中的。”

“那你在把我的箭射开不就好了。”男子的声音朗朗如歌,极好听。

“如果我做得到,我还会找你理论吗?”

听着如黄鹂般的声音,说出这般话语,男子不由笑了起来,他想那面具下一定有张很可爱容颜。

“可是,规则上又没说不可这么做!”

“那我和你赌一把!”

“赌一把?赌什么?”

“赌你不能重现如此箭术!如果是我赢了,你赢的奖品就都是我的,如果我输了,我就不和你计较。”

男子很想挑眉给她看,可惜面具遮着就是看不到。“那你怕是要和我计较到底了。”

玉儿不理他,拿起弩弓对这那个唯一空着靶子,一箭飞出,正中靶心。周围的人一片喝彩。玉儿此时得意洋洋地扬起柳眉也很想给面前的男子看,可惜面具遮着,在得意的表情,他就是看不到。

男子从容地拿起弓弩,同样对着那靶心。而一旁的玉儿则是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就在他发箭时分整个人从那男子狠狠撞上去。

男子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那箭已然是偏了轨道,男子立刻用脚从地上扫起一颗石子,那石子从地上飞起,狠狠打在箭上,眨眼间,靶心又换了一支箭。

见到此景,男子正想洋洋得意对女子说两句,却发现那人被自己圈在怀里,一定是方才她撞上时,自己怕她摔着才有此动作。不过,见怀里的人只顾着那箭,还没反应过来,他也懒得放手,抱着还蛮舒服的。

玉儿看着那靶子,心中一阵怒火,正想理论,却发现自己在他的怀里,头发似乎碰到那人的下巴,一时满脸羞红,推开那个人。

“你。。。你做什么?”

“你做什么才对?方才为什么撞我,想耍诈啊!可惜,我还是赢了。”

“你。。你方才凭什么抱我?”

“那你有为什么撞我?”

“你凭什么抱我?”

“你为什么撞我?”

。。。。。。。

海兰珠看着两人怕是要为最后一个问题议论不止了,赶紧抱了那一堆奖品,推到那个男子的身上,男子方停了话语,海兰珠便道歉。

“大金勇士果真箭术不凡,我们不过是想见识一二,还望不要怪罪。”

说完,海兰珠就想拉玉儿走,而见她们要走,男子可不乐意了,但是还没等他拦下,玉儿却不动,指着他问。

“你是大金的。”

男子点头。

“那你死定了。”

“为什么?”

“哼!等我姑姑嫁到大金,我就让她罚你。虽让你欺负我们。”

“你是科尔沁的格格?”

“为什么你会知道?”

“刚才不确定,现在可以确定了。”

玉儿无语,一把抢过男子手上的奖品,又一个接一个他身上扔,可那人却不慌不乱,一个个接了下来。

一气之下,扔到最后,玉儿居然把自己脸上的面具也扔了过去。一旁的海兰珠,连拦也拦不住。等玉儿扔完面具,居然还要解自己的,而海兰珠无力阻止,两张面具便都落入男子的手里。

明眸皓齿,凝肤胜雪,明艳得让天地都失了颜色,她果真生的十分可爱。男子面具下的俊容更是笑意盈盈。

听到他笑,玉儿才如同惊醒一般,可是手上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扔了。只好狠狠瞪着她。

“我知道你的身份,连你长什么样都知道了。但是,你不知道我是谁,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要怎么找我,然后让你姑姑来帮你出气呢?”

“哼哼,只要问大金里谁喜欢仗着自己好本事去欺负女孩子的,那人一定是你!”说完,就要去摘男子脸上那张可恶的面具。被男子灵活的躲开,那人还挑衅道。

“你摘啊!你摘啊!你有本事就摘啊!”

玉儿红唇抿着死死的,一双水眸更是死死看着那人。

海兰珠无奈,看着两人如同孩童一般闹起来,怕是要好久才能停了,自己反而像个碍事的,但是又不放心玉儿一人在这里。

忽而,就见阿古拉跑到这里来,阿古拉脸上也带来一个面具。见了,就问海兰珠。“姐姐,玉儿姐姐这是做什么呢?”

玉儿一听到阿古拉的声音,怒气冲冲地问道。“阿古拉,卓林哥哥在哪里?”

“摔跤场。”

“玉儿,你要做什么?”海兰珠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要教训他!”玉儿直直指这一旁的男子。

  男子也听出了门道,满腔笑意。难为他猜出了玉儿的心思。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跟你去。”

“怎么你怕了?”

男子不语,把手上的奖品,塞到了阿古拉手里。“给你了。”

便跟着玉儿走向摔跤场。

“你真是好人。”阿古拉捧着奖品道。

“他才不是好人,那奖品本来就是我的。”玉儿一听立即反驳道。

“是,是,是,是你的。”男子声音里带着宠溺。

“本来就是我的。”

“我说了是你的啊。”

“本来就是我的。”

“是你的啊。”

海兰珠无奈,但是她也想看到卓林,也只好跟了过去。

 

等多尔衮赢了卓林,方才还在为卓林喝彩的少女已经没影了。多尔衮不由暗暗失落,忽见,一身墨色锦服的皇太极走来。还有,远处高大的人造战马。多尔衮也收起了玩心。

 

(三)

在这一世界,塔娜在阿古拉出生不久就死了,甚至连赛琪雅都觉得奇怪。但是,生母既死,塔娜的一双儿女,只好让赛琪雅抚养。赛琪雅虽然对海兰珠灾星之名多有防备,但是不至于处处争对。赛琪雅也没有必要和一个死人计较,自然对那双儿女更加柔和几分,于是海兰珠才与上世不同,可以真真穿上格格的服饰,而兄弟姐妹四人才会如此之融洽。

而事情种种,大概只有分得清上世今生的苏玛才一清二楚。可眼下的苏玛可没有心情解释。

她匆匆忙忙跑来,正想禀报格格被虏走的消息。却迎面撞上一个人,比记忆中年轻那么多,真真恍如隔世。

“十四爷!格格出事了!”

一模一样的句子,她曾经向这个男子求救了多少次,只愿今生只有这一次。

多尔衮还在奇怪这素未谋面的女子为何如此称呼自己,却见她哭了起来,便是一慌,听到那‘格格’两字,又是一惊。

“可是科尔沁里,那叫做玉儿的格格。”

苏玛点头。

 

天旋地转,玉儿还是第一次如此体会到这个词语的美妙之处,天是真的在旋,而地也是真的在转,她觉得蝴蝶都没有她这般轻盈。

而环着她的少年那面如冠玉的容颜更是占据了满心满眼,玉儿白皙脸上不仅有些泛红。

“呵呵!原来你也会脸红的啊!”耳边热息传来少年的话语,十分耳熟。

多尔衮把玉儿安放在一旁的树上,就和敌人打成一片。明明对方有五六个人,可没有一个可以在多尔衮手上撑过三招的。看得玉儿是连连叫好,以至于太过得意忘形,忘了自己还在树上。身子一歪,人便跌了下来,自然还是跌在了多尔衮的怀里。看着那张笑盈盈的脸,玉儿脸上又是一红。

敌人趁机跑了,多尔衮无心追击。

多尔衮看着怀中玉儿娇滴滴的模样,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不觉好笑。

“你前不久,还说要让你姑姑教训我呢!怎么现在见了我,却是脸红得说不出话来了。那还怎么告知?”

玉儿眉头一皱,美目圆睁。“是你?”

多尔衮挑眉,这回终于让眼前的人看到了。

“坐不改姓,行不更名,正是我。”

玉儿挣扎,多尔衮没有用力,于是玉儿微微一挣就脱离了他的怀抱。

“我真是倒霉,居然被你这种人救了。”

“呵呵,怎么?救你一命,还不能抵消我之前的无礼之举。”

“不能!”

“你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我也不行?”

“不行!”

“我给你道歉也不行?”

“晚了!”

“真要同我计较到底?”

“正是。”

多尔衮一面说话一面牵着骏马过来,翻身上马后,对玉儿伸出手来,玉儿眸子转了两圈,还是把手叠了上去。转眼,玉儿已经安稳地坐在多尔衮的身前,多尔衮拉着绳索,把玉儿圈在了怀里。玉儿别扭动了动身子,却感觉身后人把脑袋压在自己肩上,呼出热息全往颈上去了,她方要推开他。

“那你得跟回我大金了!”

“为什么?”

“要不然你怎么和我计较到底啊?啊,为了你方便找我算账,不如我娶你做我福晋如何?”

“不如何!你给我等着,回去我就找姑姑治你的罪。”

“自家人是不会治自家人的罪的。”

“谁和你是自家人了?你以为你救了我一次,我就要嫁给你了!”

“那救你几次?你才嫁给我。”

“说了不嫁!”

“一生为你而战,够不够?”

“说了不嫁!”

“我是大金的十四贝勒爷,多尔衮!”

“哈?”

 

“最无礼的人就是你了!”

“我哪里无礼了!”

“你哪里都没有有礼!”

“我哪里没有无礼!”

“哈哈,你承认你无礼!”

“额。。。”

心急如焚的众人看到两人归来正是这种景象,一时众人表情各异。看到母亲的玉儿正要往上走去,却看见死人堆里,一只手微动,立刻喊道。

“大汗小心!”

刀光一闪,大汗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而那个人又重新躺了下去。虽然想问候大汗,但是赛琪雅还是将玉儿拉过来,细细查了一番,确认过事之后才放手。

“我看玉儿不仅是科尔沁的福星,还是我大金的福星啊!”

看到此处,一旁的苏玛却暗中下了一个决定。

隔天,便是哲哲的大婚之日。看着台上那个身着喜服器宇轩昂的男子,玉儿疑惑,向身旁的男子问道。

“他是你四哥?”

“是啊!”

看着玉儿打量自己的眼神,多尔衮保证眼前好看的小女孩绝对没有好话。

“是吗?我看不像,人家像英雄。而你像狗熊。”

多尔衮不喜不怒。“那被狗熊救了的,像什么?还张牙舞爪的,小龙虾?”

玉儿一气,就去踩他的脚,可是怎么都踩不到,又听他在跟前乱说话。

“早知道,我还不如救一个小猫小狗呢?至少还会喵一声,汪一声。不用被眼前的人恩将仇报。”

“早知道,我还不如被一只小猫小狗救呢!被救回来,就不用像现在一样被气死。”

两人斗来斗去,殊不知落在旁人眼里,却像是在翩翩起舞。

 

 

(四)

努尔哈赤决定在科尔沁在停留三天,再返回大金。这个决定最高兴的莫过于多尔衮了,而玉儿倒是显得心事重重,并不是不高兴,而是心事重重。

这天两人相约骑马游原,看着玉儿的样子,多尔衮不免有些担心。故意道。

“怎么?这么希望我走?看来我很惹人讨厌啊。”

“不是!”玉儿没有多想,就下意识的反驳了。

“不希望我走!”

玉儿看着凑近的俊脸,不由偏了偏脸。说。

“不是!我是说,你不是很惹人讨厌,而是非常惹人讨厌。你快走吧!我才不想看见你。”

多尔衮笑笑不说话,看着马儿走近多尔衮并没有急得上马,而是打算扶玉儿上马先。可是,玉儿是从小在草原上长大的,又怎么需要他来扶,尽管如此,玉儿到底是没有拒绝,在多尔衮的帮助下坐上马鞍。只是,两人都不知道此时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明媚。

坐好,两人便策马奔腾起来,并着蓝天白云,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帐篷边上苏玛看着,却是满脸的担心。

“这下好了,原先海兰珠姐姐有了卓林哥哥,不理我了,现在玉儿姐姐有了多尔衮也不理我了。”一旁的阿古拉抱怨。

“我看玉儿老是和多尔衮吵嘴,不像喜欢他的样子啊!”一旁的吴克善不是很赞同。

阿古拉奇怪看了他一眼,然后幽幽道。“哥哥,难怪现在还没有姑娘喜欢你!”

 

只有三天相处的时光,多尔衮自然要万分珍惜,可是第二天,玉儿就不知何故大病一场。看着欲言又止的苏玛,多尔衮也理会不了规矩,直接闯了帐篷,而里面早就站满了一大片人。看着巫师也查不出病因,多尔衮也不免心急,一个箭步直接窜到床前,直接握住玉儿的手。

赛琪雅等人见了,也没有组织。玉儿类似于发烧,全身发热,但是就是昏迷不醒,任何都找不出昏迷的原因。只能是物理降热,让情况好一些,可是玉儿就像睡熟了一般,感觉不到一点不舒服。这样的感觉,反而让人更加难受。

多尔衮痴痴看着她,在众人面前,他不好太过。只好,接过苏玛的活计,亲自换着湿巾。从额下拿下的白巾,可以感受到滚滚热意,让多尔衮十分不安。

没有多久,玉儿身上的衣服就湿透了,男子只好退出房间,让下人去换。如此几次,多尔衮一天下来,只是守在玉儿身边,不吃也不喝。大汉也来看过几次,甚至劝了一次多尔衮,见他如此,倒也没说什么?

天早黑了,帐篷里只剩下多尔衮与苏玛守着。多尔衮又用湿巾润了一遍那人的唇,苍白无色的,看着让多尔衮心中绞痛。

一片宁静中,苏玛的暗自抽泣格外的明显,但是多尔衮也是无心安慰她了。不由有些恼,语气有些不好。

“哭个什么劲!你家格格都在这里呢!”

“十四爷!是奴婢不好,是奴婢让格格受了这般罪!”

多尔衮一惊,正想问清楚,却听见两声细微的咳嗽,多尔衮心中狂喜,去不敢去摇她,正能轻轻唤她。“玉儿,玉儿?”

玉儿正幽幽转醒,可第一句让却是让人震惊无比。

“大汗在哪里?我要见大汗!”接着又是连声数咳。

多尔衮抚上她的额间,滚烫无比。心疼道:“等你好了,自然可以见到了。”

“我现在就要见!”

多尔衮无法,只好把她交给苏玛,而自己则是去请父汗过来。

玉儿强撑着身体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要求。努尔哈赤如果遇上袁崇焕的红衣大炮,便不可以亲自上战场,袁崇焕一天不除,就一天不可以上战场。否则他便有性命之虞。

努尔哈赤原是嗤之以鼻,不打算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可是见玉儿拖着如此病重的身体,一再坚持下,终是答应了。

在那个晚上,玉儿的病情才开始好转起来,可是正值多尔衮要走,玉儿还是昏迷不醒。多尔衮只好把飞鹰金牌留下,嘱咐好苏玛。

马上的多尔衮更是一步三头。努尔哈赤虽然没说什么,皇太极却忍不住了。

“按你的走法,怕是一年都走不回大金。她既然是小福星,你就相信她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多尔衮你等一下。”在早朝后,努尔哈赤叫住了多尔衮,看样子应该是家事,连带这兄弟众人也不着急离开,想看个究竟。

“父汗!”

“这里有一封来自科尔沁的信,你看看。”

多尔衮一看那信,那颗悬着心终于定了下来了,脸上露出笑颜来。努尔哈赤见多铎转来转去,还有其他儿子一脸好奇的样子。忍不住揭开谜底。

“科尔沁来信说,那位小福星,玉格格的病好了。”

“就是那个让十四哥茶饭不思的玉格格!”多铎立刻转过弯来。

“十五弟,此言差矣,你还得加个相思成疾。”代善笑道。

“可不是吗?最近额娘可是为了多尔衮操碎了心。”说话的是多尔衮的同胞兄弟阿济格

“如果真的这般难熬,让你四嫂请她来好了,合情合理。”皇太极提议道。

“不错,做哥哥就是要有成人之美。”阿敏接着说。

“要是能把亲事都给成了,那便更好了。”莽古尔泰也是如此道。

饶是脸皮再厚,也吃不消了。

“哥哥们就饶了小弟我吧,平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现在道歉还不行吗?”

众人哈哈大笑着散去。

见多铎笑着开怀,多尔衮抬脚不留情地踹去。

“只会欺负我!”多铎不服。


评论
热度(6)

© 无所谓的女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