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的女孩

腐女,考哥汉痴呆属性。吃カラおそ,ALLおそ,辛贾,降御,微all御,灰白,静临,等等。有点喜欢的角色必须时受的感觉,这种受就比被宠着的思想不太好呢,毕竟都是男生的说。

【多玉永恒】情成一动倾世史文(重生文)5~8

(五)

努尔哈赤归天时,多尔衮才刚初露头角,如果努尔哈赤再活得长久些,日后就不一定是皇太极问鼎天下吧!苏玛如是想。

就在努尔哈赤将要忘记与玉儿的约定时,袁崇焕的红衣大炮便登场了,在多尔衮一再劝谏下,努尔哈赤才退居幕后。

而前线则是全交给皇太极。虽然两军僵持不下,却也相安无事。就在努尔哈赤要亲自上战场时。噩耗便传来,皇太极被红衣大炮打中。努尔哈赤一阵心惊,要知道这皇太极代替的可是自己的位子。可是,战场上刀光剑影无数,生死不过瞬息之间,自己也早有准备。可尽管如此,多少战役都打了过来,难不成这场战真是自己命中之克吗?

皇太极好转时,看到便是哲哲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就算是皇太极也是花了月余,才算完全康复。要发生在父汉身上,可是难以想象。皇太极庆幸之余,却有一丝遗憾。

看着哲哲再三向大夫确认自己没事才放心。皇太极唇边勾起了微笑,拉着哲哲坐下。

“那还记得当初,玉儿说的那话吗?”

看着僵住的哲哲。皇太极继续道:“我们也该请请我们的小福星,沾沾喜气!”

 

“为什么海兰珠姐姐不一起来啊!”玉儿抱怨。

“卓林哥哥他留在那里,海兰珠姐姐也不一定舍得走,不是我陪你吗?表姐。”小玉儿笑靥如花。

“就是,不是我也在!”阿古拉也说。

“小玉儿就算了,为什么连你也在啊!”

“要是那个多尔衮欺负你了,我可以帮你对付他啊!”

“别闹了,他哪是你能对付的!如果你能对付他,早干嘛去了。”

“哇,还没成亲呢,这话里话外的全帮着人家了,跟海兰珠姐姐一模一样。”

“阿古拉,你说什么呢!看我不打死你。”

一声重重咳嗽响起,马车里的人才停止胡闹,三人对视一眼,看向马车一角赛琪雅。然后在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一个问题。那就是。

海兰珠姐姐不来就算了,为什么额吉(姨妈)要跟来呢?

 

对付明军一时陷入苦境,偏偏这时明军送来了议和书。多铎还奇怪十四哥为什么一反常态而沉默不语。

其实,见了皇太极受伤,见玉儿的话灵验,多尔衮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了,只能是沉默不语。而朝上就算没有他的参与,也是吵得不可开交。

正在此时,有人通报,科尔沁的人来了。朝上的气氛才微微舒缓,努尔哈赤更是乐得开怀大笑。

 

玉儿才从努尔哈赤的书房出来,小玉儿便气冲冲迎面走来。小玉儿见了她,就说。

“有一个得了疯病的人。疯言疯语的。”

小玉儿身后,追来一个翩翩少年,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的容颜似曾相识。可惜如此好看的人说着浑话。

“诶,你别走啊。我哥说了,嫂子喜欢口是心非,你一定是我嫂子。”

“鬼才是你嫂子!”小玉儿直接躲到了玉儿的背后。

玉儿本不欲纠缠,却有鬼使神差地停下了。问:“你哥是谁啊?”

“多尔衮啊!大金的十四贝勒爷!”

一听这个,小玉儿刚想说话,却被玉儿捂着了嘴,又听到玉儿在问。

“你凭什么说她是你嫂子呢?可有依据。”

小玉儿眨了眨眼睛,却又偷笑起来,更是安分配合着表姐的恶作剧。

“有啊,我哥说过了,嫂子生得很漂亮,人也特别聪明,特别会逞口舌之能,还有口是心非,还喜欢无理取闹,而且特别娇蛮任性,还霸道,还小气,还有小心眼。还。。。”多铎还没说完,后脑勺被狠狠一把,一点也不留情。

多铎刚想回头找人算账,却看见多尔衮那张全黑的脸,然后,看到方才问自己的女子又一张全黑的脸。多铎不由咽了咽了口水,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小声叫了一声。“哥?”

但是,多尔衮不理他,直接去拉玉儿,玉儿躲开了,还往一旁走去。

“玉儿,我没说过这些话。。。”

“走开,我不认识你!”

“玉儿!”

“我不叫玉儿,我才没有这么多缺点呢!”

“玉儿!”

“我—不—认—识—你!”

多铎替他哥默哀三分钟后,不由心想,自己到底还找对人了不是!然后,就听到方才认错的女子大声质问自己。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娇蛮任性,还无理取闹了。”

“不是认错了吗?”

“哼,不就是因为我娇蛮任性,还无理取闹才认错的吗?”

多铎在心中默默放了个白眼,眼前此时此刻还不娇蛮任性,无理取闹吗?

 

哲哲晚宴上,见玉儿,小玉儿都在生闷气,心中疑惑。

“怎么?千里迢迢来姑姑这里撒气啊?又是谁惹了你们两个人。”

玉儿两人见她问起,立刻凑上前去撒娇。

“姑姑你得为我和小玉儿报仇!”

“是谁啊?这个年头居然还有人可以欺负玉儿你啊!”

“是多尔衮,和多铎。多尔衮欺负了玉儿姐姐,多铎欺负小玉儿。我也想帮她们报仇来着,但是打不过,只好暂时把她们两个带回来。”解释完了的阿古拉,立即收到两个眼风。

“这个简单!”哲哲笑道,却不说下言。

玉儿立即问道。

“怎么做啊?”

“你不嫁给多尔衮不就好,他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不就报复到了。”

“姑姑!”

“怎么,你想嫁给她啊!”

“姑姑!”

“我觉得这个注意不错。”说话的是阿古拉。

“那我怎么办?”小玉儿眨了眨眼睛,十分灵动可爱。

“要不,你也不嫁多铎?”

“哈?”

 

(六)

才下了早朝,多尔衮,多铎直接跟着皇太极到了府邸里去了。皇太极只觉得好笑。但是,似乎跟到府里也没用,两个女孩不见就是不见。

多铎又在心中吐槽,娇蛮任性,无理取闹。多尔衮却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蚁。

 

看着连饭都没有心思吃的玉儿,哲哲觉得好笑。

“早知道姑姑就留多尔衮吃饭了,如今好好的饭菜可被一个小福星糟蹋了!”

“留他下来才是糟蹋了这饭菜呢!”玉儿说完猛扒饭。

“玉儿,你知不知道你满脸写了什么?”

“小玉儿,我脸上有写字吗?”

“没有啊!”玉儿同小玉儿一脸奇怪地望着哲哲。只见哲哲拿丝巾掩嘴笑道。

“这满脸像是抱怨又像是撒娇,说着,让他不来哄我!让他不来哄我!让他不来哄我!”

果然,玉儿羞红脸。“姑姑,你又取笑玉儿!”

阿古拉就是不怕事大,怕事不大。“玉儿姐姐,你不见多尔衮,他怎么哄你啊!”

一下子,饭桌上鸡飞狗跳,一旁的哲哲也不阻止,最近,贝勒府的福晋一个接着一个娶进来,她一直郁郁寡欢,真的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而桌旁有一个空的凳子,这原本是给赛琪雅备下的,转眼看到凳子的哲哲又是蹙起那双好看的细眉。

 

才过两日,小玉儿首先耐不住,她头一次来盛京,自然想大玩特玩。可玉儿赌誓说,多尔衮绝对在外面,连房门也不肯轻易踏出一步。甚至连负责侦查的苏玛的话也不信。说。

“这个丫头被多尔衮收买了,一碰见他,总是帮他说好话,要不他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这些点心,还让姑姑代为送过来。”

“表姐,再这样下去,别说苏玛了,我也要帮多尔衮说好话了。”

听了小玉儿的话,玉儿不依,和她闹着,非要她承诺不许背叛才饶了他。而隔日,小玉儿就跑去找多铎玩去了。

等到黄昏时分,多铎送小玉儿回来,黑着脸的玉儿就堵着他们。多铎见了,丢下小玉儿就想逃。而身后,苏玛、阿古拉也冒了出来。

只见阿古拉摊手。

“十五爷,不要怪我不义气,得罪玉儿姐姐是没有好事的!这一点,大概多尔衮最清楚了。”

多铎略一沉思,立即明白了取舍,一面悲痛的说。

“玉姐姐,我要告状!”

“告什么?”

“我哥收买阿古拉为帮手!”

“十五爷!”

“阿古拉!我就知道你是叛徒。”

“玉儿姐姐冤枉啊,我是收礼不干活,我还没有把你和姑姑说的‘嫁不嫁’告诉他呢!”

“什么嫁不嫁?玉姐姐不嫁吗?那可不行!我哥会迁怒我的。”

“都给我闭嘴!你们....你们......在一个女孩子家面前讨论这些,好意思吗!”玉儿有些气急败坏。

多铎有些心虚看向地面,而阿古拉腹诽,你和多尔衮亲密无间的时候可没有不好意思啊!

“玉姐姐,你看我都弃暗投明了,你可要优待俘虏啊!”

玉儿被他们这么一闹,天大的火气也没了。温和地拉过小玉儿,和苏玛一起。闷闷地说。

“算你慧眼识珠,要不要一起留下吃放啊?”

多铎连声应是,这个时候小玉儿才算起他刚才想临阵脱逃的账来,多铎刚想否认。阿古拉就在一旁拆穿。

“我都看见他转身了,他刚才就是想把小玉儿你抛弃了。”以报复多铎方才泄底一言。

“小玉儿格格,我发誓我从今以后再也不抛弃你,我们同甘共苦,生死同命。若是食言天打五雷轰!”

还没等小玉儿发难,多铎率先发毒誓道歉,小玉儿一愣,无从追究,只好嘀咕:“谁要和你生死同命啊!”

一旁的苏玛黑眸暗了暗,添了落寞,却勾着微笑。

而玉儿见了她俩这般,有些羡慕。

“要是多尔衮也和你一样就好了!什么都是我对!什么都是他错!”

“格格,你这是要上天啊!十四爷已经对你特别好了,都快是格格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才不是!!他就是喜欢欺负我,从开始就是.......也没说过好听的。”玉儿开始还大声反驳苏玛,最后却变成了小声的呓语。可身边的几人都听了个清楚明白。

除了玉儿,其他四人脸色各异,却都在想:得快点告诉多尔衮(十四爷/十四哥)听!

 

等到阿济格跟到皇太极府邸,皇太极才意识到奇怪,询问。

“怎么,多尔衮不来,让你来啊?”皇太极知道多铎已经倒戈了。

“你说说这两个人,我们大金都和不共戴天的明朝议和了,这对郎情妾意的小情人却还没和好!”

“来做说客?”皇太极伸手请他进府。

“不!我可没这么好心!我只是来瞧瞧这个被备受父汗宠爱,让十四弟着急吃瘪的格格!她若是比得上当初‘可兴天下,可亡天下’女真第一美女东哥貌美,我到是有兴趣和多尔衮争一争!”

“君子不夺人所爱。当初,我到科尔沁娶哲哲,父汗可是亲自过问玉格格的婚事的,虽然那个小丫头一口回绝了。”

“呵,我们十四弟真是路途艰难啊!”

“是吗?我倒觉得他们玩得不亦乐乎的。最近几日,我老是可以见到多尔衮在府邸附近逗留。我请他进来也不是,不请他进来也不好!”

“呵呵!四哥你这是蓬荜生辉!玉格格不亏有小福星之美名啊!”

“我看也是,最近除了你,也有其他贝勒还怕不热闹似的,纷纷来看这未来的弟媳!”

“四哥,我听闻这‘福星之名’大有来头,你可知详闻?”

“不知,不就是运气稍微好一点的小丫头吗?.........回头我问问哲哲看看,说不定里头有着逗人一笑的好故事。”皇太极原先不以为意,却有想起玉儿那‘红衣大炮’的预言,心中越发敏感在意,不由转口道。

 

几日前,赛琪雅找到府邸外渡步的多尔衮。

“十四爷,我找你有事相商,关于玉儿的!”

多尔衮见赛琪雅表情凝重,不敢怠慢。

 

(七)

今日的盛京,昔日的沈阳,同样的繁华,落雪纷纷,行人匆匆,叫卖不断。

多尔衮找了一家茶馆,叫了一壶毛尖。碧绿茶叶在滚水中反转舒展,热气腾腾,白雾袅袅。赏雪品茗,实为一桩雅事。

茶水已经变得碧绿清澈,茶香也是弥漫四周,赛琪雅却始终没开口说话。

多尔衮心情说不上何种滋味,他只明白玉儿他是必娶无疑,不是今时便是以后。

赛琪雅已看了百片雪花的降落,多尔衮也在数着沉底的茶叶来推测是好坏。

好事、坏事、好事、坏事、好事、坏事、额,这个是茶渣不能算吧、好事、.......

“我去拜见过大汗的大福晋!”

她口中的大福晋正是多尔衮的额娘!多尔衮已全然不顾那茶叶了。

“大福晋十分貌美,一点也不见老态。十五爷就像福晋都多些,十四爷你就像大汗多些。”

赛琪雅见多尔衮不置可否,并没有接话的打算。

“我在哲哲那里听说了,前不久皇太极被红衣大炮打伤,若是没有玉儿,只伤怕是伤在大汗的身上吧!大汗洪福齐天,上天就让玉儿相助。倒是相对了法师在玉儿出生说的话!”

“你不好奇,法师说了什么话吗?.......他说........玉儿是会母仪天下的人!”

“皇太极年少时分就献计攻打抚顺,抚顺大捷后,为大金打开了挥军南下的关口,后又在萨尔浒一战,立下赫赫战功。他是四大贝勒之一,深受大汗的喜爱。就是因为如此,科尔沁才会把哲哲格格嫁他。”

“作为一个母亲,只要女婿疼爱玉儿,我并不介意是何人!可是,玉儿她是科尔沁的可汗宰桑的女儿,是科尔沁的格格!注定了她的不可能随意嫁人!”

“十四爷,在科尔沁,只要我们只要提到你,她就会气恼,说你是个狗熊!我明白玉儿是口是心非!但是,你何不如做一个真真的英雄给她看看呢!我想,大福晋也更希望那个时候见到玉儿!”

 

赛琪雅又看了数百片雪花,多尔衮已经走了,留下一杯未动的冷茶。从一开始多尔衮就没说一句话,起身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三声恣意的大笑。赛琪雅听出了里头,潇洒、不屑、骄傲、与志在必得。

赛琪雅轻笑,至少这场的对话的结果还是满意的。她不由细想起来。

她知道玉儿挂心多尔衮,可是当初草原上几相照面,她对多尔衮的评价之只有三个字,还不够。多尔衮有宠爱,有身份,有智有勇。可是都还不够!

而对玉儿的一片冰心,却十分难得,炽热得让这冬日里雪融化。赛琪雅转念一想,却是难得的慈母笑容。但是这两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和好!

就是这份不可忽视的情,让赛琪雅费尽苦心,她自然不愿意拆散,虽然,自己对多尔衮说的话有几分威逼利诱的意思,但是赛琪雅有预感,日后大汗对玉儿的宠爱绝不止这样,那个时候玉儿必然成为有力筹码,而多尔衮又拿什么去保护玉儿。

多尔衮必须迅速成长起来,拥有自己的权利,然后,和玉儿尽快成婚。等到那个时候赛琪雅才可以安心下来。想到婚事,赛琪雅又想起其他几个儿女。

不得不说,这几个孩子的感情还是特别好的。海兰珠与卓林成婚,在吴克善在即位之后,卓林就会成为有力并且忠诚的部下。而阿古拉,只要他对那个位子没有一丝妄想,赛琪雅就会让他逍遥快乐的过完一生,甚至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他上战场。

而小玉儿,赛琪雅本来就是为了联姻带她来盛京的,而目标则是除了皇太极意外的四大贝勒,她需要有人去拥护多尔衮,可以做多尔衮的后备。

可就在赛琪雅认为四大贝勒没有一个没有野心的,转其他贝勒时,小玉儿却和多铎玩一块去了。

不是多铎不好,他是好苗子,可成长起来生长起来还需要些时候。可是他们出成双、行成对的。赛琪雅看着自小丧母,叫着自己姨妈的孩子,如此快乐,又是心软起来。

但是,科尔沁的格格还有一个,那就是哲哲。

哲哲原本不是过是一个跳板,她们把宝压在皇太极身上,准备来日皇太极即位,好让玉儿顺利入宫,却不料.........能不能让哲哲完全站着玉儿这边,就是赛琪雅也说不好,哲哲不一定见得会甘心把唾手可得的位子让给别人,就算那人是她从小疼爱的玉儿。

要是一不小心交涉失败,势力如日中天的皇太极极有可能打击这个日后可能是强敌的多尔衮,当初大汗欲立长子褚英为储,不就是被皇太极给破坏的。

可惜,赛琪雅不能在盛京多加布局试探了,因为科尔沁奥巴告有察哈尔之师,而大汗遣四贝勒皇太极及阿巴泰,还有多尔衮赴之,多尔衮是主动请缨,还是被受其命,也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科尔沁有事,赛琪雅就不得不赶忙回去了,玉儿愈发闷闷不乐他们两个都还没和好,就这么分离吗?还有多尔衮上过战场吗?早知道就不和他吵架了,这次相会都没有好好说过话!到时给小玉儿做了衣裳!

苏玛看着玉儿忧心忡忡,神情不定的样子,宽慰:“格格,你放心好了,十四爷本领高强不会有事的。”

“我不会关心这个!不对,我也关心这个,但是.......”

苏玛嗤嗤笑起来,“奴婢明白,格格担心战争凶险,四十爷受伤!更挂心十四爷,想和十四爷和好,想着人家!格格,奴婢说的对不对啊!”

玉儿却不答她,不见恼怒也不见害羞,可也不见承认,全当没听见一般,看来她被众人调侃多日,也练就了自己的一副对应方法,可是她一遍有一遍抚摸这那飞鹰金牌的样子,又骗得了谁,满得了谁呢?只能可惜的说偏偏多尔衮不能看到?

苏玛不由美目上瞟,往上瞄了瞄。

“格格,要不然我们偷溜进皇宫去看十四爷吧!”

“这大晚上的?我们还没溜进去就被抓了呢!叫他溜出来看我,还差不多!”

“此话当真?!”

 

(八)

“此话当真?!”

不变的朗朗如玉的声音,正如苦苦相思的那人的独有的嗓音。玉儿愣住,方往房梁看望去,一时雪白锦服的他,正翩翩落于屋子中央,利落的动作,比舞姬万种风情的舞姿还要好看。

玉儿更是看得回不过神来,等他走近,看到偷乐欠揍的俊颜快凑到面前,她才慌忙把他推远。

“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叫你来了!”

“刚才!”

“你.....你.......你偷听我讲话!算什么英雄好汉!”

“事无不可对人言!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有秘密,不过我知道这个秘密是个什么秘密!这个秘密啊,就是.....你喜欢我!”

还么没等玉儿的拳头落在多尔衮身上,苏玛就在一旁帮腔,说:“十四爷,你这此话就说的不对了,格格喜欢你早已是众所皆知了,才不是什么秘密了!”

“苏玛说的好!”多尔衮大笑。

玉儿也不打他了,直接转过身去不理两人了,表示:本格格很生气!而满脸通红的,只怕是羞的。

苏玛与多尔衮对视一眼,脸上仍是笑意不减,一点也没有大祸临头的感觉。

“格格,是奴婢放十四爷进来的!”

玉儿没有理。

“格格你不知道!前几日十四爷从在府邸外晃荡,变成了从屋外晃悠,有一次,奴婢觉得奇怪打开窗查看,却听到一声猫叫,正想关回窗,却想不对,这寒天冻地,猫儿怎么会四处溜达,有赶紧开窗,这才发现在十四爷冷得瑟瑟发抖站在外面,大雪还在不停地下。十四爷怕是冻得厉害了,才没有都多加思考学猫叫,已图蒙混过关了。”

玉儿还是不理。

“格格,你不心疼,奴婢也看着也感动了,只好让十四爷进屋里来。十四爷害怕格格你在气头上,不敢相见,为了避开你,就算白天格格在哲哲福晋那里解闷,十四爷也只好在这房梁上,坐上一个白天。晚上,又是等着格格入睡,才敢偷偷溜回皇宫去,奴婢还老是提心吊胆地担心那些侍卫把十四爷当贼给抓了!”

“你居然偷窥我多日!”

玉儿转过身子来,生气指责。她会生气,多尔衮一颗悬着心到是放了下来。

“没,加上今天,一共才四日。”

“四日还不够多啊!啊!不对,我曾经房间沐浴过的,你..........”

“格格,放心!格格沐浴的时候,十四爷绝对没有在房里。”

“你看到了,苏玛可忠心了。”多尔衮又是在心里加了一句:我想看也看不到!

“什么忠心!她自从见了你,你的话都比我的话管用了!”

“不都一样!”

“那里一样!”

苏玛看着两人样子,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见他两望了过来。赶紧说道。

“格格你刚才约了小玉儿格格来玩,我现在就去帮你打发她走,你们留在这里好好说说话。十四爷,你赶紧道歉吧!”

她说完就开门走了。

“苏玛,你别走!”苏玛只做听不到,玉儿想拉她,却被多尔衮拉住,玉儿宛如被水烫了一般躲开。眼睁睁看着他把门关上。

多尔衮解释。“我不能让人看到我在你屋里!”又见玉儿这幅模样,浅笑。“怕什么?”

“孤男寡女的,我又打不过你!你说我怕什么?”

“我又怎么会打你呢!”

“是,你不打我,但是会欺负我!”

多尔衮笑得更得意起来,见玉儿脸色越发黑了,才止住笑容,忙道。

“我可是真心实意来道歉的!”

“就是这样来道歉的,那就是心怀慈悲的观音娘娘也不会接受。还是空手来的!”

“我可不是空手来的。”

“我才不稀罕!”

“我带着一片真心而来,还抵不过世上万千吗?”

“那还不如空手来呢!”

“我看,我带来一纸婚书,你会更高兴些!”

“你.........”

“好了,你坐下,我有东西给你!”

多尔衮拉着她坐在了锦墩上,而自己在她面前半跪着。多尔衮从怀里拿出一个雪白的小锦袋,交到她手上后,双手扶着她的腰,又似微微圈着她。玉儿没有排斥他的亲昵。

玉儿观察这锦袋,上好的云缎,有着祥云暗纹,却也平凡不过。两人对视一眼后,玉儿才小心翼翼取出里面的东西。柔顺的、微刺的、正是一段如墨的发丝,被红绳小心的圈着。

玉儿又看了多尔衮一眼,才把那发丝拿起发在鼻尖下嗅。而多尔衮见了,也捻了玉儿的一缕头发也放在鼻尖轻嗅。

玉儿可以确认这个发丝就是多尔衮自己的头发。

“你送我头发做什么?我又不是没有头发!”

多尔衮半抱着她大笑起来,玉儿瞪了她一眼。

“你们满族人不是不能剪发吗?汉人也有一句话叫,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么做是何故啊?”

“明明知道,汉人有这么一句话,却没听过爱侣互赠头发,以示爱意吗?”

多尔衮见玉儿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越发轻声的解释道。

“到底是语言不同。在汉语,头发也是青丝,青色的青,而谐音‘情丝’。情意的情。明白了吗?”

玉儿凝望了那青丝片刻,手攥得紧紧的,却说。

“我不要!”

“真不要?”

“不要!”

“让我只好给别人了!”

“你敢.........”

“那你要不要?”

“为什么我总是说不过你呢?”

“有吗?我还觉得,我说不过你呢!”

多尔衮又是宠溺的笑着。

“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大概是一个又喜欢欺负女孩子、又无礼的狗熊。”

“也没有这么差!”

“呵呵!这些不是你常常说的吗?好,好!那大概没有这么差,还可能很优秀的,大金十四贝勒多尔衮的,一片情意!玉儿,你愿不愿接受?”

他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动作很温柔,眼神也很温柔,整个人都很温柔,温柔得可以让人落下泪来。

玉儿忍着哭腔,道。“我不会给你的,我的头发的!”

“啊?”

“等你回来,你自己来剪,你喜欢剪那里就剪那里,多少情都有!多少情都够!”

多尔衮拥她入怀,声音有些沙哑,却笑意浓浓。

“那你要被我剪成一个小尼姑了!”

“你敢!”

“不敢不敢!”

两人又是吵了一句,两厢对望却有各自笑了起来。多尔衮瞧着她巧笑倩兮,手轻抚过的她的头丝,再三思虑片刻,终是情难自禁,将自己的薄唇轻柔印于玉儿的红唇之上,缱绻难舍,无限柔情。

玉儿无羞无怒,没有拒绝这个过分温情的吻,他们不过只是在做爱人之间最不过寻常的一件小事,无人可以旁责!


评论
热度(2)

© 无所谓的女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