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的女孩

腐女,考哥汉痴呆属性。吃カラおそ,ALLおそ,辛贾,降御,微all御,灰白,静临,等等。有点喜欢的角色必须时受的感觉,这种受就比被宠着的思想不太好呢,毕竟都是男生的说。

11月1日长男日贺文

全松,无CP,主小松哥哥。

Occ有,不符合逻辑的事也有,有些常识也可能会有些歪。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就请往下看吧!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

    穿着卫衣的小松在角落里保持着盘腿倒立的姿势,不同与工装服,卫衣早一点点下滑,露出较为纤细的腰身,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展露无遗,本人倒是不在意,毕竟家里现在一个人都不在,不,就算全家的人都在,他也不在意。

    “好闲啊,居然一个人都不在,混蛋弟弟们,连叫都不叫我,就所有人在一大早就出门。害得哥哥一觉醒来,还以为是两年前那样,又扔下我一个人。还有混蛋的老爸老妈,什么嘛居然突然一起甜甜蜜蜜去逛街,说不想带电灯泡,你们的中年危机呢?居然留我一人看家,我是小孩子吗?还看家。唉!长期居家NEET生活的意义就剩下了看家了吗?又不是一松,又不是座敷童子。”

    “啊~~~~~好闲啊~,不行,好想去打小钢珠啊,好想去赌马啊,好想去喝酒啊,好想去吃关东煮啊,好想豆豆子啊。................好想大家,好寂寞!”

    没有一会儿,小松已经开始满地打滚了,还一边嚎叫,只是到最后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却又突然拔高了起来。

    “呀,在这样碎碎念下去就要变成轻松了,那可是相当糟糕啊!果然还是去打小钢珠吧!用弟弟们的钱!”

    十分钟后,小松跪倒在地。

    “什么啊!他们有预知能力吗?居然全部人都把钱包带走了,连藏在隐秘地方的私房钱也。不行,不行,哥哥我不打小钢珠会死的啊。啊,要不把痛夹克,喵酱的周边,还有totti的手机拿去卖好了。一松和十四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那就放过他们好了,我真是一个好哥哥呢!”

    “不好意思,小松哥哥(小松)你要拿什么出去卖啊?!”身后传来片假名组的恐怖的声音。

    “诶!你们回来了啊!”弟弟们陆陆续续走进了客厅。

    “不回来不行吧!在晚一点这个家的东西都要被你卖完了。”

    “轻松,真是严重啊,哥哥也顶多把喵酱的周边卖完啦!”

    “不,这个比你卖了这家都要严重!我会杀了你的哦,真的。”

    “诶,喵酱比哥哥还重要吗?哥哥可是轻松的哥哥哦。”

    “够了啦,不要说轻松哥哥,谁会喜欢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渣长男呢!是我也不喜欢,好吗?”

    椴松滑着手机,等着小松的回击,可是很意外,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声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刚从手机屏幕抬起头来,四道炽热的视线笔直望着自己,不带好意的。椴松瞄到那个穿着红色卫衣的人,整个人趴在桌上,脸埋在双臂之间,看不到一点表情。

    诶!小松哥哥是怎么容易受打击的人吗?这明显不符合人物设计吧!不,我是在说这明显不符合从小到大的印象啦。椴松正打算说什么时候。

    小松却已经带着窃笑的抬起头来,正晃着手中无比眼熟的粉色的钱包。

“哈哈!拿到了,大家,我们去小钢珠吧!”

    还没等大家热情的响应,椴松已经泼一盆冷水。

    “里面没有钱哦!”

    “诶!”闻言小松立刻打开了钱包,可惜等他把钱包倒过来放也没见一枚硬币。钱包被小松狠狠摔在地上。

    “没有钱的钱包有什么意义,冷笑话?今日最强的冷笑话,没有钱的钱包!”

    椴松黑着脸站了起来,下一秒却摆了个开爱的pose眼里闪着星星。“小松哥哥,难道没有注意到我今天有什么不同。”

    “哦!童贞味更重了一点。”椴松的脸黑了。

    “六张一模一样的天天看着都腻了,谁会在意你有什么变化啊,椴松。”椴松的脸越黑了。

    “呵呵!更加心机了,心机totti。”椴松的脸更黑了。

    “野球!!”

    “我的知道的哦,brother,今天身上的衣服是xx新出的冬装。品味真是越来越nice了!”椴松的黑到了最高级了哦!空松今天又被一张菜单爆头了。

    “算了,你们回来就好了,哥哥我今天就一如既往的去打小钢珠了。”

    小松说完就往门边走,兄弟却一阵不自在了,连空松也满血复活了。

    “小松哥哥不问我们去那里吗?这真不像你呐,终于坏掉了吗?”

    “喂喂,轻松。这明明是一个尊重弟弟隐私的好哥哥发展路线好吗?和一松混太多了吗?”

    “不不,小松哥哥,轻松哥哥和我不一样,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好人啊。”

    “一松,你很奇怪哦,全部都是在用敬语哦。”

    “不,小松哥哥,就如你所见到的一样的哦,一松可是一个好孩子。”

    “空松,你要负责。两个弟弟终于被给‘痛’出病来了。我也不远了吗?十四松,椴松,你们也要小心了。”

    “恩恩!”十四与椴松。

    “why?!”空松一脸震惊看着带着恐惧看着自己的兄弟,明明我着爱着我的兄弟们。然后灰溜溜去角落里面壁思过去。

 

    “然后呢?十四松还有一松,你们从刚才就好像要说什么的样子哦!先说明,要一起去打小钢珠可以,但是借钱的话,没有。”

    “诶,不是,只是由我这个不可燃烧的垃圾来说怎么都...............”

    “小松哥哥,今天是什么日子?!”

    “十四松的出场甲子园的纪念日?”

    “残念,答错了!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十四松根本就有去过甲子园吧!”

    “恩,十四松成为甲子园冠军的纪念日!这次绝对对了!”

    “残念,答错了!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啊,可惜!”

    “我不是说了吗?十四松根本就没有进过甲子园,为什么还往那个方向猜,还有一松消极够久了。”

    “那,是十四松成为亿万富翁的日子,钱可要分哥哥一点。”

    “恩,会的。但是,还是残念,再来一次!”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算了,我不管你们了。”

。。

。。

。。

(十分钟后)

。。

。。

。。

    “什么,十四松居然是宇宙人吗?还是来自未来的!”

    “是哦,厉害吧!”

    “厉害,厉害。”

     等到轻松再次从书本中抬起头来就是这样的对话,再这样拖下去简直没完没了,剧本也进行下去了啊。还有小松哥哥你真的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想都不可能的吧!

     虽然像这种11.1的日子不像我们一样一年只有一次,而是三次,想起真气人啊,为什么这种无聊的人渣长男日一年会有三次这么多,但是你也不可能忘记吧!你可是小松哥哥啊,从来不放过敲诈弟弟的长男小松哦!

    “十四松是你的弟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吧!为什么这样话你也会信啊!小松哥哥。不要这么好骗好不好,我很担心的。”

    “轻松,你的想的太灰暗了啦。十四松是不会骗我的,他说他是高一时候就和这边十四交换了的啦。”

     诶!真的吗?那样很可怕好吗?小松哥哥你忘了吗?十四松是在那个时候变成这样的,结果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谁来告诉我啊。

 

    等到空松注意到,轻松已经晕了过去,很好被安置到了一边的沙发上。而空松已经听不懂小松与十四松的对话了。火星语吗?

    “ON,ON,Brother,你要问小松的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十四不由的僵住了,空松微微一笑,“这个时候,还是由我来......”

    “我知道哦,今天是我的节日吧!”

     小松盘腿坐在,一只手撑着腿,一只手伸出食指擦过鼻尖,那个无比熟悉的动作,带着窃笑与害羞的表情,明亮的眼睛与空松四目相对。

    空松从来认为他戴着墨镜是一项无比正确的行为,例如,现在他才不会被天使的笑容给灼伤。

    “小松哥哥,小松哥哥,十四有东西送给小松哥哥哦!看!”十四松猛的拉开窗户!

    “诶~~~~~!”小松与空松。

    “什么终于进入正题了吗?好慢哦,十四松哥哥!....................诶?为什么!富士山???我们搬家了,明明我一直在的家的说。”

    “不是哦,totti,是我把它把搬来的,给小松哥哥的礼物。”

    “诶!这样啊,好有十四松哥哥的风格呐!太好了,小松哥哥很喜欢吧!”

    “恩,很喜欢,小松哥哥和空松哥哥已经打算去爬了,我就不去了,上面太冷了。”

    椴松看着两个正在准备的长兄,毫不客气的一人赏了一拳。

    “能不能,不要这时候起哄啊。好了小松哥哥,来看看我的礼物吧!”

    “椴松!有这样给礼物的方式吗?”

    椴松拿出了一个袋子,递给了小松。直白道:“不是什么好礼物啦,衣服而已,小松哥哥总是穿那几件衣服呢!”

    “卫衣穿起来很舒服嘛!”小松往袋子里看了一眼,很有椴松的风格呢。“谢谢!”

    “不....用啦!”

    “..........??”空松与十四松。

    “对啦,虽然我自己用打工钱买的,但是我用了小松哥哥的钱买了我身上的这一套。昨天赌马赢钱了吧!呵呵,我看你在藏钱了。”

    “果然,最后是这个吗?这么做有意义吗?”

    “哼,小松,接下轮到了我了吗?”

    “是玫瑰哦,空松哥哥送的。”毫不留情地揭晓。

    “哇,好老土,话说我根本不需要,干脆给我钱算了。”

 

    无视独自伤心的空松,椴松看着窝在桌下睡着的一松和沙发上的轻松,问:“怎么办?”

    “呵呵,让他们睡吧!”

    大门的被拉开,传来脚步声,与父母的交谈。看着父母手里拿着蛋糕。小松歪着头。

    “果然,还是章鱼烧好吃一点吧!”

 

    “唔,唔。”

    轻松是被冷醒的,改成睡在旁边后经常会有被子被卷走的情况呢!好冷,漆黑一片啊,是不是忘了什么?到底是忘了什么?算了,下楼去喝水吧!诶,小松哥哥不在啊!

    才下楼梯口,轻松就感到了一阵冷风,不仅抱紧怀里的衣服。那人绝对大开着拉门,坐在廊道上喝酒了,想也想得到了。果然,过了一个转角就看到了那个人。

    仅仅披了一件单衣,秋风掠过,带起衣袖,清冷的月光映在那个人线条分明的脸上,无比的合适,很温柔,也很唯美。

    察觉到肩的重量,轻松已在一旁坐下,啊,是绿色的运动服呢!

    “谢谢,作为谢礼,哥哥请轻松的喝酒吧!”

     “这是母亲买好的吧!”就算这样说,轻松还是接过,与他碰杯。两人又齐齐望着月亮。

    “呐,轻松的礼物呢?”

    “0点已经过了,是新的一天了,所以没有!”

    “诶,没有吗?连一松都送给哥哥新味道的小鱼干。”

    “那是猫吃的吧!”

    “很好吃哦,轻松要试试吗?”

    看着那抓着一把小鱼干的细白的手,轻松从那里叼走了一个,啊,对面的人好像愣了一下。

    “也不用礼物吧,这样就行了吧!”

    “恩,这样就好了。”

    “话说回来,我们原来住在富士山边上吗?看得可真清楚,很漂亮啊!”

    “呵呵,你果然睡糊涂了吧,这个是十四松送给哥哥的礼物!厉害啊!”

    “十四松还真厉害,虽然我已不会惊讶了,不过这个应该算是盗窃国家财产了吧!”

    “诶!”

    “小松哥哥,你可要送给十四松一个甲子园作为回礼哦!”

    “诶!!!无理!!”

END

 

剧场小剧场:

    椴松:“这里是可爱的椴松!咳咳,隔天,轻松哥哥生病躺了一天,而小松哥哥去小钢珠了!”

    十四松:“肌肉!肌肉!干劲!干劲!”

    一松:“BEYBEY!”


评论
热度(8)

© 无所谓的女孩 | Powered by LOFTER